" "

一言不合就要让对方毁容 伦敦为何成“泼酸之都

对于英国伦敦的街头犯罪团伙来说,使用枪支和刀具已经显得过于“俗气”了。近几年里,最流行的武器是强酸。

上周末,伦敦东部一购物广场发生一起疑似泼酸袭击,导致6人受伤,嫌犯为一名15岁少年;8月底,伦敦诺丁山地区的嘉年华上有人向人群泼酸,引发数百民众大奔逃;7月中旬,两名骑摩托车的伦敦少年在90分钟内向5名陌生人泼酸;4月,伦敦一对华裔夫妇推着儿子在街上散步时,突然遭遇强酸袭击。

而这些不过是伦敦每年数百起泼酸袭击的“冰山一角”。据警方数据,过去两年里,伦敦泼酸袭击的增长率分别高达74%和57%。到2016年,平均每天都至少发生一起泼酸袭击。

9月18日,伦敦快递员举行示威活动,要求严惩泼酸袭击者,保护快递员安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对于袭击者来说,强酸非常容易获得。伦敦哈克尼区(Hackney)警长劳伦斯(Simon Laurence)指出,很多强酸产品都能从超市里买到,比如下水道清洁剂、烤箱清洗剂等。此外,相对于枪支和刀具来说,强酸的液体属性也导致警方很难找到侦察线索——受害者身上很难沾有袭击者的DNA,扔掉装强酸的塑料瓶也比扔掉一把刀隐蔽得多。

对此,伦敦警察局已经开始敦促零售商提高警惕,注意那些可能会购买腐蚀性物质做武器的人。泼酸案件频发的东伦敦纽汉区工党议员蒂姆斯(Stephen Timms)建议,没有正当理由携带强酸应该和带刀一样被看做触犯法律。

英国米都塞克斯大学(Middlesex University)犯罪学家哈丁(Simon Harding)对BBC表示,泼酸袭击逐渐成为常见的攻击手段,因为它能展现主导权和控制权,在街头团伙中造成巨大恐慌。此外,对于袭击者来说,泼酸伤人受到的惩罚要比用刀砍人轻得多——前者的受害人因为害怕报复极少发起诉讼,而后者甚至可以判处袭击者蓄意谋杀罪。

伦敦慈善组织“泼酸幸存者国际基金”的负责人沙夫(Jaf Shah)表示,泼酸袭击并不是新生事物,维多利亚时代英国即有发生,但是最近的数字实在“令人震惊”。

泼酸给受害人带来的后果相当严重,除了身体上的致残和毁容,精神上的创伤还将伴随一生。同时沙夫指出,最恐怖的一点在于,袭击者事前就知道强酸能带来的身心伤害有多可怕,而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让受害者——特别是其面部——在下半辈子都带有这种腐蚀性印记。

英国内政大臣拉德(Amber Rudd)宣布,英国政府将对有关泼酸事件的各个环节展开重审,包括现有法律、警方办案、判决、获取危险用品、支持受害者等。她表示:“‘终身监禁’(即一生难以摆脱的创伤)不能只留给泼酸受害者。”

值得注意的是,在世界范围内,泼酸袭击主要发生于男性对女性泼酸,特别是在亚洲南部,男性攻击者会以此作为对女性的惩罚或控制。然而在伦敦,此类事件通常发生于年轻男性之间,与枪支和刀具案件类似。

事实上,虽然泼酸袭击数量的急剧上升引人注目,但枪支和刀具案件的数量也在持续上涨,进一步推高了青少年整体犯罪率。

有分析人士认为,警察和政客们都忽略了泼酸袭击问题的本质——伦敦有太多贫穷的年轻人。在英国削减社会福利和支援项目的大背景下,他们没什么工作机会,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最终便走上了街头犯罪的不归路。

前街头团伙成员劳勒(Jermaine Lawlor)对CNN表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获得同等的机遇。那些不走运的人会越来越消极、抓狂。尽管很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会面临牢狱之灾,但在街头团伙里混总比去做每小时6.5英镑的工作要挣得多。

不过,当劳勒参加了一个针对问题少年的足球培训后,他就逐渐远离了犯罪团伙,开始认真学习,目前正从事加强公众对街头团伙认知的培训工作。然而,当年改变了他的人生的足球培训项目已经因为预算问题在东伦敦地区被砍掉了。

自2010年起,时任首相卡梅伦开展了削减政府预算的一系列措施,致力于到2020年消除英国政府财政赤字。因此,英国政府砍掉了众多社会福利项目、放弃了兴建数百所新学校的计划,也减少了为年轻人提供社区支援的本地委员会的资金支持。

据CNN报道,英国政府已经砍掉了三分之一的青年社区支援项目预算,金额高达2800万英镑。同时报道指出,英国政府显然已经注意到了民众对削减预算的不满,但财政部的回应是:英国经济已经连续四年实现增长,失业率屡创新低,但政府赤字仍然过高。

英国财政部声明称:“我们还将继续保证英国经济免受未来各种因素的打击,并维持政府预算平衡。”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国际智库立场)

欢迎关注凤凰国际智库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pit